關於武漢流感

武漢流感

1.      對於這次武漢流感,從漢醫角度的看法為何,其實流感有內因及外感兩種原因,武漢流感較屬於外感所引起,所以不談內因只論外感。外感的病, 也就是風寒暑溼燥熱等邪氣所生。也就是氣候變化所產生的疾病, 風寒暑溼燥熱進入人體後所發生的變化而致病。 但是這種變化是一步一步產生的, 不是一次進來就能一步到位而成地。最先表現出來是表症, 也就是在肌表上所發出來的症狀, 包括太陽中風, 太陽傷寒, 以及太陽温病等。 所謂太陽中風, 不是你們所想像的那種中風, 是中於風。太陽傷寒,為 傷於寒症之病, 比如説冬天的時候, 天氣太冷, 或者在冷氣間裡面工作, 得到感冒是因為傷於寒, 病人會全身悪寒,、怕冷、 不出汗、 高熱、 身痛、 骨節像鞭打一樣的痛。再來是太陽温病,此症 小孩子得之較多,温病是在温熱的環境下得的病, 當初醫聖仲景講温病時, 是因為小朋友好動, 到處跑來跑去, 熱了所以流汗, 在流汗的狀態下所得的感冒,此為温病。 

2.      最近新聞不斷報導有關武漢肺炎病毒的消息,這是外感的症候,主流醫學則認為是為病毒所引發之疾病。武漢肺炎正確的命名,叫做2019新型冠狀病毒(2019-nCoV)。目前已知的大概有7種,其嚴重度概括可分為兩大類型。第一類型的冠狀病毒,屬於症狀比較輕的類型,理論上「每個人」都曾經感染過。這些病毒感染之後可能毫無症狀,或輕微感冒症狀,但也可能造成類流感症狀,如發燒、咳嗽、氣喘等等,少部分形成肺炎。這一類型病毒的重症機率低,死亡個案少,就算發生,也是在老人、慢性病人、或免疫不全的人身上。

3.      第二大類是屬於傳染力沒有那麼強,但是得到之後重症機率極高的,比如大家所熟知的SARS-CoV(死亡率約6-15%),和MERS-CoV(死亡率約28-35%),這兩種病毒人傳人能力較差,但只要成功感染到人類身上,無症狀的機率不高,幾乎都來勢洶洶,非死即傷。

4.      如果是屬於第一大類的冠狀病毒,那大家就不用太擔心,防護的方式跟一般感冒相同:勤洗手,進出公共場合戴口罩,以及平時增強抵抗力即可。但如果是第二大類病毒,那就要減少進出醫院,甚至戴N95口罩才能安心了。

5.      目前看起來,這隻病毒介於第一類型(死亡率低、傳染力高)和第二類型(死亡率高、傳染力低)之間,還有一些不確定性。試述如下:

a.    傳染力不算太高:跟流感病毒類似,可能還再低一點點。

目前科學家對武漢病毒R0值的估計,從1.4 - 3.8都有,我認為3.8肯定是高估的,不要理它,1.4或許差不多。1.4這個數字代表每一位患者,平均可以傳染給1.4個身邊的人,
              和流感病毒在沒有打疫苗的狀況下很類似,因此你可以說:
2019-nCoV的傳染力跟流感很像,且可能再低一點點。所以,只要勤洗手戴口罩,就能有效降低被感染的風險。

b.    重症率和死亡率不太高:也跟流感病毒類似,中老年人會高一點點。

媒體這幾天常常使用錯誤的解釋,說2019新型冠狀病毒死亡率15%,這句話是錯的。正確的說法應該是:一項小規模統計,疫情爆發剛開始時,
             2019新型冠狀病毒「重症後死亡率15%」。是重症死亡率,不是真實死亡率。

2019-nCoV感染後,真實死亡率是多少?答案是不知道,但肯定小於4%,一般預估是在2%左右。目前確診人數已經超過萬人,死亡人數大約數百人上下,
             而這得病之人幾乎都是發燒、肺炎患者,輕症患者根本沒有機會就醫,也無法被篩檢出來。所以整體來說,可以估計:
2019-nCoV感染後的重症率與死亡率,
             跟流感病毒也是差不多,中老年人會再高一點點。中老年人重症率比流感病毒再高一點點的原因,是因為每個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流感病毒的抗體保護自己,
             但卻都沒有武漢病毒的抗體。

c.   病毒繁殖速度,和抗體產生的賽跑:

武漢病毒和SARS病毒有一個極大的不同點,所以真的不應該再拿SARS病毒來預測這隻新型冠狀病毒。這個最大的不同點,
              就是病毒本身跟人類肺部受體的黏著度(
affinity)有很大的差異:SARS病毒很黏,但2019-nCoV不黏!

SARS病毒一看到肺部的hACE2蛋白質,就餓狠狠的扒上去不肯下來,進入細胞後快速的繁殖,所以SARS的疾病嚴重度比較高。但是另一隻NL63冠狀病毒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雖然也頗喜歡
hACE2蛋白質,但沒有那麼的黏,所以病毒繁殖速度比較慢,症狀也因此比較輕微。好消息的是,武漢病毒(2019-nCoV)對於hACE2蛋白質的愛慕程度,
               也不是這麼的黏,所以可以預測這隻病毒的嚴重度,會偏向較輕微的
NL63病毒,而非恐怖的SARS

然而武漢病毒不同,它是一隻新的病毒,所以所有人身上都沒有抗體,兒童感染之後,應該還是輕症為主(原因不明,有很多可能原因,就不贅述了),
             但老人或有慢性疾病的人,挑戰就比較嚴峻了。

總的而言,武漢病毒感染後的嚴重度,取決於病毒繁殖速度與自身抗體產生的一場賽跑;這隻武漢病毒繁殖的速度沒有SARS來得快,但我們的免疫反應也要加把勁兒,
             只要跑贏它,就會是輕症,或是無症狀。

6.      不論如何,從中西角度而言,這就是病毒感染或外感所致的疾病,一旦得病,就可按傷寒論用藥來處理。 其方中有用到麻黃這味藥物。在這裡要特別説明一下, 時下很多人有一錯誤的觀念, 認為使用麻黃是很不妥的藥物。其實是因為現在有些人拿單味的麻黃來提鍊成減肥藥來使用。中醫在使用麻黃的時候, 從來不單味用藥地。亂用的結果,搞到現在美國聯邦政府規定只有醫師才能可以用麻黃。 在治療太陽傷寒的時候,大部分都要用麻黃, 我曾用麻黃治療過很多的氣喘及肺癌的病人, 沒有麻黃是治不好地,一些 像慢性支氣管炎、 咳嗽、 氣喘、 百日咳、也需 要用到麻黃,但是麻黃不能作單味藥使用, 麻黃一定要與桂枝合用。 因為麻黃開表, 所謂開表 就是要把毛孔打開來發散汗液; 如果你光吃單味麻黃, 心臟會跳動的很快速, 所以要加炙甘草, 炙甘草可以讓悸動的心臟緩和下來, 不會使心跳加速。 桂枝是把肌肉打開, 杏仁是把肺裡面的津液補足, 杏仁色白入肺, 所以麻黃湯喝下去的時, 我們很清楚知道病人是寒在表, 肺裡面有寒水, 所以要把身體內的濾過性病毒, 利用發汗機制,使其排出體外。 如果擔心麻黃發汗的力量太強,會 把肺裡面的津液脱乾,故而把杏仁加進方中;又 擔心麻黃使心臟加速, 沒有達表, 汗發不出, 所以要把肌肉先打開,因而加上桂枝, 桂枝好比駿馬, 麻黃則能騎在馬背上,疾馳到點,再 利用桂枝的力量把肌肉打開, 把麻黃推進皮膚裏,且不能使心臟加速;預防麻黃使心跳加速弊端,故加了炙甘草,就能 緩和心臟速率,因此,這是非常好的一個配方,大可安心使用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參考資料,黃㻜寧醫師,倪海廈醫師。